用户名: 密码:
  • 莫忘柳迟八百头——浅谈尊师重道
  • 浏览 11092 次 【字号 】 发布日期:[ 2017-11-25 ]

  • 莫忘柳迟八百头——浅谈尊师重道

    田至鹤 易经 风水 命理 面相 符咒 养生 道教文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玄镇子   

    读过《江湖奇侠传》的人都应该对里面的主人公柳迟印象深刻,其人幼年好道,为了寻求大道的门径,常年在老人堆与乞丐堆里探访高人,寻师问道。

    现试将其拜师经历摘录如下:老叟点头笑道:“原来你这小小的孩子,也知学道:是道有千端,你想学的是甚麽道?”

    柳迟道:“弟子未曾入门,但知要学道:不知要学甚麽道,听凭师父指教,弟子都愿学!”

    老叟道:“可以,我传你的道。不过你得拜师!”

    柳迟喜道:“自应拜师,弟子就在此叩拜了。”说时,又叩头下去。

    老叟连连扬手止住道:“拜师不是这般拜法!”

    柳迟忙停住,问道:“应当怎生拜法,仍得求师父指教。”

    老叟道:“你拜着须记着数,应叩三百个头,叩完了,我才收你作徒弟,传你的道!”

    柳迟道:“遵师父的命!”就一个一个的叩下去,心里记着数,叩了大半日,已叩到二百九十八个头了。心想有两个头,随便叩两下就完了。

    柳迟心里才是这们一想,老叟又连连扬手说道:“不行,不行!像你这麽不诚心的叩头,可去拜那泥塑木雕的菩萨,拜我是不能作数的!你要学道,得重新拜过!”柳迟伏在地下,惶恐说道:“弟子该死,求师父恕罪,重新诚心拜过!”

    老叟点头道:“你拜罢!”柳迟这回就打点一片至诚心,一二叁四五的数,着叩拜,拜到二百九十八个,老叟忽然生气说道:“罢了罢了!你那里是在这里拜师,简直是和我开玩笑!非再重新拜过,你这个徒弟,我不能收。”

    柳迟心想:不错,我刚才因一颗石子,垫得膝盖有些儿痛,身体略侧了些儿,所以师父怪我不诚意!此後便痛得要断气了,我也不顾,一心一意的叩拜,如是又叩了二百个头。

    他正待继续叩下去,老叟已将身体一起,跳下地来,弯腰将柳迟拉起说道:“用不着再拜了,我不曾见有向道心坚诚像你的,你回去罢,我收你做徒弟便了。”

    自古男儿膝下有黄金,别说是磕近八百个头了,就是一个头没有给人磕过的也大有人在。为何柳迟能不辞劳苦,不生退心,在师父的一再刁难下,坚持磕完师父要求的头数呢?是因为他把大道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对能够传授他大道的师父也极尊重。

    苦海浮沉,生死轮回,众生困苦,不得解脱。有什么能比度脱众生的大道更尊贵的呢?!又有什么比能够传道解惑,使众生了脱生死,逍遥自在,超出轮回,与道合真的师父更值得尊敬的呢?!道尊德贵,师父之恩,天高地广,似海如山!

    再讲几个修行人尊师重道,历经千难万苦,百般折磨,道心不退的例子,以飨读者。

    阴长生的故事:阴长生是河南新野人,他是汉朝皇后的亲属。虽然他生在富贵人家,却不贪恋荣华富贵,专门研究道家的方术。他听说马鸣生知道转世修仙的秘诀,就去找他,并甘心自愿为马鸣生当仆人,给他干脱鞋扫地的下贱活儿。然而马鸣生并不传授他成仙的道术,却整天与他高谈阔论,谈的都是当前的时事以及怎样种好农田等世俗琐事,就这么谈了十多年,阴长生也没表示厌倦。

    和阴长生一块来向马鸣生学道的十二个先人后都走了,只有阴长生对马鸣生更加恭敬的执弟子之礼。马鸣生感动地说:“你才是真正能够得道的人啊!”于是就带他游了四川灌县西南的青城山,把黄土变成黄金让他看。马鸣生站在神坛上,面朝西把一部《太清神丹经》授给阴长生,然后就告别走了。阴长生回来后,照经卷上的办法炼出了仙丹,只吃了半付就成仙升天了。后来阴长生又按马鸣生教的方术用泥土变出了十几万黄金,用这金子救济天下穷苦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都给。

    后来阴长生又带着妻子周游天下,他全家人都长寿不老。

    阴长生在世间住了三百来年,后来在四川丰都县平都山的东面白日升天而去。

    阴长生还写了三首诗,第一首的大意是:“我在唐尧虞舜时就接受了上天之命,一直延续到汉代,都负有仙界的使命。我从很早就爱好修道,虽然我是个平凡的人,但志向很高尚,不想在王侯手下做官。如果只是为了延续生命,那么只满足于长寿就不会再有所追求了。我希望能够升入云天,乘龙浮游,展开双翼乘风翱翔。我希望能不怕火烧,入水不湿,无忧无虑地在太极中逍遥漫游,在仙界的都城中往来。那时我下看人间那些愚昧的人们,他们的年华像流水般一去不回,短暂的生命转瞬即逝,死后就变成了泥土,可是他们仍然急急忙忙奔波劳累,终于免不了一死,这是何等可悲啊!”

    第二首诗的大意是:“我的仙界的老师是道术极高的真人,他可以升天入地变化无穷,道术可以和著名的仙人王子乔、赤松子相媲美。我有十二名学道的同学,在二十年的修炼苦学中,有很多由于志向不坚定半途而废,我真为他们痛惜,但这也是天命的安排,因为道术不是随便就可以传授的,只传授那些意志坚定的圣贤们。那些学道半途而废的人,堕入了冥冥的阴间,真是苦海无边啊,所以我希望后世的人们在修炼道术时一定要刻苦勤奋,千万不要为人间的荣华富贵所诱惑而动摇了修道的意志。一旦修道成功,升入九天仙界,那时寿命就和日、月、星一样,亿万年长存永在了。”

    第三首诗大意是:“我从少年时就爱好道术,抛别了家人,随着老师东西南北四方遨游,脱离了人间的劫浊、烦恼浊、众生浊、见浊和命浊这‘五浊’,离开尘世隐居山林三十多年。为了修道,我寒冷时忘了添衣,饿了忘记吃饭,虽想家也不敢回去,再劳累也不敢休息。我侍奉仙师,处处使他欢欣愉快,顾不得自己满脸污垢,双脚磨厚,终于得到了仙师的赞赏,才传授给我修炼的秘诀,这是多么大的恩德啊。我的妻子儿女也因此得到长生之术,将永享天年。我又炼成了亿万黄金白银散给了穷人,我还能驱鬼神为我服务,还有玉女在我身旁侍奉。现在我得以成仙,完全是神丹的功效啊!”可见,努力修道,尊师重道是多么的重要!

    列子的故事:列子拜老商氏为师,与伯高子交友,学得了二位先生的道术,乘风返回。尹生听说了,便去跟列子居住在一处,好几个月都不回家看一看。他趁机向列子请教道术,跑了十回,十回都没有得到列子的传授。尹生满腹怨气,请求辞去,列子又没有什么表示。尹生返回家中,过了好几个月,他想学道的念头难以打消,又前去找列子。列子说:“你为什么这样频繁地来来去去?”尹生回答:“以前我向先生请教,您不肯相告,我当然对您一肚子怨气。现在我的怨气已消。因此又回来啦。”

    列子说:“从前我还以为你明白事理,现在你竟浅薄到这种地步了吗?坐下!我要告诉你从先生那儿学来的东西。自从我侍奉先生,与伯高子交友,三年之后,心中不敢想是非,口里不敢言利害,才得到先生斜看了一眼而已。五年之后,心中反而转念思考是非,口里反而有意言说利害,先生才对我开颜一笑。七年之后,任从心中所想,更加没有是非;任从口里所说,更不涉及利害,先生才开始让我和他并席而坐。九年之后,放纵心思去想,放开嘴去说,不知我的是非利害是什么,也不知道别人的是非利害是什么;也不知道先生是我的老师,伯高子是我的朋友:内心的思想和外界的事物的界限就茫然无存了。这以后,我眼睛的作用像耳朵一样,耳朵的作用像鼻子一样,鼻子的作用像嘴巴一样,全身各部位的作用没有什么不同的。于是精神凝聚,形体消散,骨骸血肉全与自然融为一体;感觉不到身体所倚靠的地方,脚下所踩踏的地方,任随风吹而东西飘荡,犹如枯叶干壳。竟然不知道是风乘着我呢,还是我驾着风呢。而你现在在我的门下当学生,还没有多少时间,就再三地怨恨遗憾。这样的话,你小小一片身躯,灵气也不能接受,你短短一节骨头,土地也不肯负载。想要凌空乘风,怎么办得到呢?”尹生听罢,十分羞愧,好久连气也不敢出,不敢再多说话了。

    徐复阳,字光明,号太和子,幼年时因病导致双目失明,闻听崂山道士法术高深,遂不远千里来崂山寻医求道。当流落到鹤山时,被遇真庵道长李灵仙收留。李真人为试其求道的诚心,将九枚铜钱丢入深涧,告知他何时找齐何时收他为徒。

    此后徐复阳不分早晚日夜摸寻,“孰知人明我独暗,摸铜铢,滚山涧。”据说他的这种诚心感动了天地,为了不扎伤他,连涧中的荆棘都倒着生长。就在徐复阳找回最后一枚铜钱的那一刻,他的眼睛瞬间复明了。而他摸钱的那条山谷,也被后人称之为“摸钱涧”。

    徐复阳复明后得李灵仙秘传,面壁潜心苦修九年终成正果。

    煮白石的故事:古时有两人携同修道,在山中遇见一老者,老者给了他俩一块白石,说什么时候将白石煮熟,什么时候就是你们得道成仙之时。于是,二人就不分白天黑夜,拼命地煮石,他们砍柴生火,挑水注釜,守着这口大锅,指望着能快点把石头煮烂。谁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山里的花开了又谢,鸟儿飞走又飞回,白石还是没有一点要煮熟的意思。可是二人仍不后悔,而是互相勉励着继续苦干,如此过了四十多年,二人已由青年变成了垂垂老者。终于有一天,天降华彩,感其诚心,白石由坚硬如铁一下变成软烂如泥,二人服其汤液,终于飞举成仙。还有用木棍穿石四十七年最终得神丹的南岳真人傅先生及看洞穴墙壁十几年,最终看出天书玉字得道成仙的修道者皆属此类事迹。煮白石故事既有修道要吃苦耐劳,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寓意在,也有修行修炼要听明师的话,无论多难的事都要坚定去做,并且在经历岁月的侵蚀,诸多的困难下还能持信心诚心而不改的意思,修道的秘诀就在此了,学者细思之,勤行之!

    古来多少修真士,舍生忘死,为法忘躯,历尽千般苦楚,万般折磨,才求来能度人度己,弘道利生的大法,这也是苦心人,天不负的显现。但是还有的人妄求大法,却从不考虑自己现在是不是法器,该做的是否都做到了,考验是否都通过了,得不到就心生恚怒,甚至恶语相向,弃义忘恩,实在是连作为人的标准都没有做到,还求什么法?!

    其实师父不轻易传大法,对功法的传承很慎重,经过长时间对弟子的观察、考验,觉得弟子是载道之器了,方能秘密传授,这是对大道的尊重,也是顺应天道的体现,并不是吝法藏珍,希望大家知道——大道可传唯在人。

    历代祖师亦有训:“遇人不传失天道,传非其人失天宝”;“失传失一枝,乱传祸一方。”

    道教里有道经师三宝,而在修道的过程中这三宝里属师宝最为主要,因为没有师宝的引领,学生是不可能通达经宝和道宝的,自己盲修瞎练,妄自猜度是永远不会证道的,张紫阳就说过“任君聪明过颜闵,不得真师莫瞎猜。”有些经文及丹书中的内容往往是不靠谱的,其中七分假,三分真。所以这里就需要师父的教导和传授才能理解真正的大道,因此师父的恩情是最大的,是恩比天高的,父母给了我们身体生命,而师父给了我们法身慧命,所以叫师父。身体尚有毁坏之时,而法身慧命,通过修炼师父传授的功法,贯穿师父所教授的大道心得与见地,是可以出离苦海,超出轮回,与道合真的。所以作为弟子是要把师父顶到头上的,马丹阳真人头顶三髻,以寓头顶恩师(王重阳祖师名嚞),行行处处不敢忘记师恩。

    其实明师就是大道,大道无言无语,因何得知,需由师传。人能弘道,非道能弘人,师父就是弘道的人。亲近师父,尊重师父就是亲近大道,尊重大道。聆听师父的教诲就是聆听大道的教诲。什么叫度师,就是度化你的师父,在性命两方面对你有助道之恩的人。有时师父的教育方法是独特的,甚至是极端的,有些师父经常以打骂这一独特手段来教育徒弟,如王重阳祖师对马丹阳不愿上街乞讨就足足打了将近一整天,又将几个徒弟一半关在酷冷的严寒中,一半关在屋里的炭热中,甚至有徒弟受不了而逃走。这都是师父磨练弟子心性和身体的一种方式,不能不了解就诋毁。修行上有这样一句话:打汝凡心死,许汝法身活,即是此意。

    道教中有很多侍师威仪和规矩,有了诚心,信心和举止威仪,才能因门而入:师父说话时不可抢话说话。走路让师父走在前面。师父未坐时不得坐,师父坐下后方可坐下,必要场合还要一直站在师父旁边,以示尊重。递给师父物品应双手递。听师父教导后应作揖礼拜,心怀感激。在师父面前不可与他人私语,不可高声谈笑,怒骂等。在师父面前要脚踏实地,不可翘二郎腿。自己好久没见师父,回来见师父时要磕头礼拜,过年要给师父拜年,远处的弟子也要通过电话或网络向师父送上祝愿。师父有所吩咐,努力去办等等,这只是一些表面外在的侍师威仪(外在威仪同样重要,由内心的尊敬通过外在形式表现出来。也可以由外在形式引出内心的尊敬)。

    还有一些更高深的侍师威仪:以师愿为己愿,不辞辛劳,不遗余力地去做,这也是一种对师父的供养和对自己的积福,所以有时间多为师父师门出出力,也是好事。凡事不要怕吃亏,吃亏中有福,大的福德都是从这里积累起来的,修行的资粮也是从这里补充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老天从不会有偏差。还有师父度化弟子,传授道法,教诲提携,弟子也不能辜负师父的教诲,应该努力精进才对,因为弟子的进步就是对师父最好的供养,也是作为师父最大的心愿。

    学道态度是最重要的,尊重尊敬也是最基础的修行,恭敬不是师父需要,而是你需要。黄帝乃人间至尊的身份,尚且膝行求道于广成子,何况是咱们这些修真之士呢?

    贡高我慢,法水不入,只有把自己完全地放低,才能逐渐地忘掉自我,从而做到身口意的供养。原来我以为能够使身心清净了,就可以做身口意的供养了啊。现在发现不是,只有完全地谦卑低下,不因功夫而自喜,不以贡献而自傲,以师为本,助师弘道,舍生忘死地为度人利生事业做出贡献,才能谈的上是真正的身口意供养,因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师父的心才能与徒弟的心相契合,祖师的慈悲度人之心才能相续,法脉是以得延,慧灯是以得瞮。一个门派最主要的宗旨是什么?就是弘道度人,济生拔苦。仙道贵生,度人无量,祖师爷的深心悲愿又有谁会明白?

    贫道学道已近十年,虽然道无所成,慧浅福薄,但是经历却是有过一些,渐次行来,就越发觉得大道的宝贵,真师之难遇,正法之难求。可有的人有幸遇之还等闲视之,寻常待之,不以为意,浅尝辄止,不复深求,岂不可惜,可叹!百千万劫方遇之,我今稽首与一拜!恩师元始之化身,我今虔诚皈命礼!

    有人问道家最讲究缘分,怎么知道我的修道缘分在哪儿呢?我的修道缘分好不好呢?我想说,缘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求来的。冰山巨壑,唯诚可过也。

    尊师重道,是修道的基础,也是修道过程中最重要的,大家要好好体会,努力行持。叶公好龙,龙自来居。虔士向道,道自来复。余兄余弟,道之可进!



Copyright ©2022 广州田至鹤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服务热线:13926267057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历德雅舍  网址:www.688zgdy.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粤ICP备12076813  技术支持:现科网络

现科网络